加載中...
您當前位置:慈元閣 >> 民俗測算 >> 民間故事 >> 民間故事-五鼠運財

民間故事-五鼠運財

2014/1/9 10:50:19本站原創 【字體:

有一次他對先父說:“長年叨擾,無以為報”,因此愿意將“茅山大法”傳給王亭之,但要拜師叩頭,還要在祖師神位前立誓,妻、財、子、祿任損其一。他還建議,王亭之可以立誓損妻,蓋夫妻如衣服也。他自己當年跟妻室過分恩愛,因此立誓損子,果然年老無子,如今甚為懊悔。

 

先父當時聞言,便婉轉推辭,同時乘機請他表演一下茅山的法術。程叔叔起初不肯,但一齊打三星的煙友卻激將說:你不肯表演,人家怎肯把兒子交給你做徒弟?。經此一激,他便答應表演一個茅山大法,曰五鼠運財。

 

他先在屋內勘察一番,然后吩咐先父教人將柴房收拾干凈,再在地上鋪上一張白布,并取一個大簸籮(注:即簸箕,用來盛物的竹筐)備用。一切準確妥當之后,他便吩咐,全屋人的錢箱都要放一把米,口袋中如有鈔票,也要取出來放在抽屜里,而且鈔票上也要放一把米。準備妥當之后,他就開始作法了。

 

他起初是在柴房外念咒,一邊念一邊忽進忽退地走步,先父便對王亭之說:這種走法叫做禹步。

 

從禹步作法之后,程叔叔便招王亭之過來,示意跟他一起入柴房,并親手關上門,又圍著地上的白布來禹步作法,良久,才叫王亭之把簸籮翻轉,蓋在白布之上。這時,他又圍著白布念咒畫符,然后拖著王亭之的手走出柴房,再把柴房門關好。又在門上念咒畫符一番。 

柴房前的天井,這時已站滿了人,程叔叔把他們趕開,只命王亭之守著柴房門,天井里不得站任何人。然后他又優哉游哉,回內廳躺在羅漢床上,打三星抽鴉片了。過足癮頭,才出來叫王亭之打開柴房門,揭起簸籮來看。 

 

王亭之不看則罷,一看則尖聲大叫,一迭港幣不知何時已端端正正放在白布之上。于是拿起來,入內廳交給先父。程叔叔對先父說,這些錢不能留,要馬上買宵夜吃。眾人一看時鐘,其時已是半夜,當時廣州的店鋪關得早,三更半夜已沒有甚么東西可買,數數那迭港幣,數目不少(好象是七八十元),那怎能把它花光呢?眾人商議一番,才決定派傭人去長堤買生果(即水果),因為長堤有女伶唱曲,歌樓下的生果檔(即水果攤)一定未關。 

兩個傭人把生果買回來,足三四籮,甚么水果都有,幸虧看熱鬧的人還未睡覺,人多好合作,一下子就把水果吃光。一邊吃,自然一邊嘖嘖稱奇,還盤問王亭之,他到底有沒有作弊和漏洞。

 

生果吃罷,程叔叔叫人傳話各房,檢查有沒有不見鈔票,同時可將壓著錢箱或鈔票的米拿開,但卻不能放回米缸,亦不能用來喂雞,只能丟在垃圾桶里。

各人檢查完畢,都回報無事。程叔叔便神秘地一笑,對先父說:你明天叫人送一百元港幣給隔壁兩家的補鞋佬(即修鞋匠)。

 

第二天,傭人給補鞋佬送錢,補鞋佬自然問因何事,傭人便一五一十將程叔叔昨晚表演五鼠運財的事告訴他。補鞋佬連忙回房去找,出來時,說他的積蓄統統不見了,不過收回一百元補償,比所失更多,也就不再追究。

 

程叔叔原來吩咐眾人,不可把五鼠運財的事張揚,然而人多口雜,那里禁止得了,故事于是愈傳愈眾,程叔叔于是便搬了家,再不跟我們同街了。先父在時,他還時時來往,及先父逝世,辦完喪事之后,他卻便絕跡不來了,因為他還表示過要收王亭之為徒,卻給家母頂撞了兩句,他不來,大概生氣了。

 

這次五鼠運財的事,王亭之始終覺得莫名其妙,因為既然錢的確從隔兩家的補鞋佬那里運來,便不可能是障眼法。但亦有人說,可能還是障眼法,他自己把錢放進簸籮之下,第二天叫補鞋佬認數,他們彼此相熟,應該絕無問題。

 閱讀:
更多

相關閱讀:

 網友評論:
 以下是對 [民間故事-五鼠運財] 的評論,總共:0條評論

河北20选5